弘扬易学文化 服务百姓生活 欢迎访问:蓬莱周易研究会网站  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本会简介 老师介绍 论文实例 易学动态 养生保健 传统文化 联系我们 周易资料 网站公告 网上书城
◆周易天地 ◆老子道德经 ◆网上书城 站内搜索
蓬莱周易研究会 >> 论文实例 >> 《周易》占筮之我见 :
详细内容
《周易》占筮之我见
时间:2021-12-31 来源:蓬莱周易研究会 阅读数:125 次 【收藏本页

《周易》占筮之我见

赵卫东

我今天坐在这里有点诚惶诚恐,因为在座很多是我的老师,或者是学界的前辈,还有很多在易学实践中积累了几十年经验的会员。我讲的不对的地方,希望大家谅解,我只是作为《周易》占筮的一个门外汉,来谈一谈我对《周易》占筮的几点粗浅的看法。

我今年正好五十岁,孔子说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。”(《论语·为政》)五十岁正好是知命之年。今天在这个地方,我就从“五十而知天命”讲起。

因为我主要研究道教,而且又是山东周易研究会的秘书长,很多人会问我,您信不信命?这让我很为难,因为之前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。既然有人问了,我就要思考一下。经过思考之后,今天我就来和大家说一说我到底信不信命这个问题。我们先来看一看先秦时期诸子百家的代表人物,墨家先不说了,因为墨家很明显是主张“天志”“明鬼”的,我们主要来说说儒家的代表人物。无论是孔子、孟子,还是《大学》《中庸》,尤其是《中庸》,都在谈命或天命。在《论语》中,孔子经常把命或天命挂在口上。我怎么能不信命呢?我肯定是信命的。但是,我理解的命,可能和大家理解的命不一定完全一致。我理解的可能不对,但是在这里我谈谈我的想法,供大家参考,也希望大家给我批评指正。

在我看来,命就是人先天具有的有限性。每个人都是现实中的存在,虽然我们每天总想着心想事成,但是我们的理性却告诉我们,心想事成只是个理想,我们想的事情十有八九不会成功,心想事成不可能在现实中真正实现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限制。这些限制包括哪些呢?我们有几个主要的限制,生死就是其中一个限制。比如说生,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生,父母生我们之前没有跟我们商量,他们也不可能跟我们商量,就把我们生下来了。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,我们都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。我们不能回头去找父母的麻烦,质问他们:您们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,就把我生下来了呢?我以前在山东师范大学工作,我有一个同事的孩子向父母要钱,父母不给,他就跟父母吵架,他对父母说:您们不经过我的同意,就把我生出来了,既然您们把我生出来了,您们就得养我,就得给我钱花。我们知道,这是很滑稽的理论。我的小孩两三岁的时候,有一天他看到了我和我太太的结婚照,就在那里哭着说:您跟我妈妈照相,为什么不带上我呢?这让我哭笑不得,我实在没办法,我再有本事,也不可能在照结婚照的时候带上他,除非是奉子成婚,我当时就说:对不起了孩子,是爸爸妈妈比较守规矩,结婚照上不可能出现你。以上两件生活中的小事,我们听起来像是笑话,但其中却有深刻的哲理。所以说,这个生,我们是无法选择的,我们既不可能选择生在哪里,也不可能选择什么时候生。听到这里,有的人可能要说了,现在我们有剖腹产,是可以选择生的时间的。是不是这样呢?其实这也不是您能决定的。我曾经就这个问题问过一个老易学工作者,问他如何看待择时而生的剖腹产问题?有的父母为了自己将来的孩子有个好的命运,就专门找易学工作者挑选一个好的日子和时辰进行剖腹产,让自己孩子的八字好一点,这种操作能够改变命运吗?这种老易学工作者跟我说,这种情况他遇到过很多,有很多父母找他在孩子出生前看日子和时辰,择时进行剖腹产,但最后的结果往往不成功。他举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,有一对夫妇找他给孩子选了一个好的日子时辰,到了那个时辰,孕妇进了产房,按时辰进行剖腹产,但进产房后突然停电子,最后还是错过了选定的时辰。在我看来,就是按照选定的时辰顺利的进行了剖腹产,您认为孩子的命运就改变了?您认为您给孩子选定的日子时辰,但您怎么知道这不是天定的呢?我想在天道面前,我们人类是渺小的,人类发展的历史早已经证明,与天道对抗从来没有好结果。假若您的孩子按选定的日子时辰顺利剖腹产了,那说明您的孩子就应该在那个日子和时辰出生。我们人类有时候比较自大,总认为很多东西是我们自己决定的,但实际上却恰恰相反,这很可能都是天道在背后的安排。

我们不能决定我们的生,同样也不能决定我们的死。当该死的时候,想不死都不行,比如得癌症的病人都想活,但是他们却别无选择。可能有的人会说,我们虽然不能选择生,但我们可以选择死啊!那些自杀的人,不就是自己选择了死吗?这貌似听起来很有道理,其实不然,我们怎么知道,那些选择自杀的人,不是命中注定就该如此的呢?在我看来,生死权并不撑握在我们手里,自杀的人,可能命中注定就是这样的,那可能并不是他自己选择的。所以说,我们既不知道什么是生,也不知道什么是死,因为我们不能经验生死。当我们活着的时候,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什么是死,而当我们明白什么是死的时候,我们已经死了。已经死了的人无法告诉他人什么是死,真正明白什么是死的人都已经死了,在我们还没有明白什么是生的时候,我们已经生下来了。所以我说,生死是我们无法选择的,这就是我们的限制。

另一个我们无法选择的就是富贵。比如说,我们生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,这是无法选择的。有的人生下来就是“富二代”“官二代”,有的人生下来就是“农二代”“学二代”。比如我,生下来就是“农二代”,因为我父母都是农民。有的人对自己的出身不满意,就会质疑:为什么让我生在一个农民的家庭,为什么不让我生在一个官员或富豪的家庭呢?这种质疑是毫无意义的,这是无理取闹,因为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的。我们很多会员都是研究命理的,那么我问大家,富贵是不是命中注定的呢?你命中没有富贵,强求其实强求不来的。所以孔子的弟子子夏就说过一句话: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”。在我看来,生死、富贵都不是我们说了算的。所以,孟子把人生之事分为两大类。他认为,我们人生中纷繁复杂的事情很多,但是说到底就两件事:一件事是我们能掌控的事,这是“求之在我者”,还有一件事是我们不能掌控的事,是“求之不在我者”。孟子就说得很明白,但是很多人就很糊涂,搞不清楚哪些事情是我们能够掌控的,哪些事情是我们不能掌控的。在孟子看来,哪些事情是我们能掌控的呢?孟子认为,道德品质的高低是我们能掌控的,孔子说:“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”(《论语·颜渊》)我们成为一个好人,还是一个坏人,是我们自己说了算的,不要找客观原因,既不能找社会原因,也不能说是别人把我们教育坏了,我们成为了坏人,没有别的任何原因,只是我们自己要做一个坏人。我们想成为一个好人,就可以成为一个好人,想成为一个坏人,就可以成为一个坏人,这就是“为仁由己”。道德水平的高低是自己决定的,客观的环境可能会对我们的成长产生影响,但是追根溯源,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我们自己。但是,生死、富贵这样的事情,却是我们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情。我们命中如果没有,即使拚命追求也追求不来。那么,我在这里说,我五十而知天命,我知道的是,什么事情可以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来实现和获取,什么事情是我无论如何努力也强求不来的。比如说,我想长生不老,我们在座每一位都想长生不老,都想活个亿亿万年。但这可能吗?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我们再努力,也不可能长生不老,有生则必有死,这是自然界的规律,我们是无法对抗的。那么,这些我们无法掌控的东西,也就是我们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改变的东西,在我看来,就是我们的限制,也就是我们的命。

汉代人关于命有很系统的总结,他们把命分为三类:一类称之为正命,主要包括两种,即寿命和禄命,寿命是指我们能活多长,禄命是指我们官能做多大。第二类就是遭命,是由意外导致的。今天我们给某人算了一卦,他能活到99岁,但是第二天他就死了,人们就会说,这个人算的怎么不准?其实并不是算的不准,而是由遭命造成的。他的寿命可能是99岁,但是没想到遇到了遭命,第二天就死了,这并不冲突。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人力所无法避免的大的自然灾害和社会灾难,就像现在仍在盛行的新冠疫情,还有过去的唐山大地震,历史上无数次发生过的战争,这都是人类的大灾难。就唐山大地震来说,难道在唐山大地震中遇难的那些人都是短命的人?难道全国短命的人都集中在了唐山那个地方?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为什么在唐山大地震中那么多人遇难呢?实际上,在这种大的灾害或灾难面前,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微不足道的。按照正常的情况,可能我们的寿命应该是99岁,但是若遇到了人力所无法抗拒的大的灾害或灾难,不幸殒命,难以寿终正寝,这是极有可能的,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遭命。当然,遭命有时候也不必然是大的灾害或灾难,小的意外也是遭命。比如说,有的人的寿命本来是七八十岁,但却中途遭遇意外,被车撞死了,这种意外死亡也是遭命。再一个就是随命。随命就是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用今天的话说就是“作”。前段时间网上很流行一句话,就是“不作死,就不会死”,现在这个社会有很多作死的人。这就是说,本来您的命是好的,但是您老做坏事,不做好事,最后自己作死了,这种情况很多,这就是随命。这是汉代人对命的区分。

那么,我刚才说了,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”,这主要讲的是正命,而不是遭命和随命。我到了五十岁,最大的感受就是知命,知道了我自己的限制所在,知道了什么事情该干,什么事情不该干,知道了什么事情是我可以掌控的,什么事情是我永远也不可能撑控的。知命之后,就可以去做一些自己可以掌控的事情,而不要去做那些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。因为我知道,对于那些我不能掌控的事情,无论我多么努力,都不可能成功。比如,我想追求富贵,我想追求权力,这可能吗?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我命中注定就没有财运和官运,再怎么追求也追求不来,那我就不去追求了,不去做这些无谓的事情了。正是从这一意义上,所以我说我是信命的。

但是有一点,我从不找人算命,而且我也从来不给别人算命。您说算命那套理论,我通不通呢?上学的时候学了很多,我的硕士导师周立升先生,读博士的时候刘大钧先生,都给我们上过好多相关的课程,所以基本上理论我还是通的,但是我对这些东西没有太大的兴趣,所以也从来没有给别人算过命。所以说,我这个秘书长不是太合格,曾经有会员问过我关于风水的问题,也有人曾经问过我关于算命的问题,这些我都不懂。同时,我虽然信命,但我却从不找人算命。我为什么不找人算命呢?因为我认为算命没用。为什么没用呢?首先我们要明白,命可不可以改,命要是可以改,我们算一算还是可以的,因为若算出来自己的命不好,我们还可以改改。若命不能改,那我们算命干嘛?比如说,有人给您算了一卦,您的寿命只剩下两年了,这对您有什么好处呢?假若您不知道您的寿命还剩下两年,您在这两年里会过的很快乐,因为您可能以为自己还有几十年可以活;您算了之后,知道了您只有两年的活头了,您眼看着死亡一天天到来,而又无能为力,也无法改变,您说您这两年痛苦不?这余生您是想快乐的度过呢?还是想痛苦的度过呢?若您想快乐的度过,那您就不要去算命,如果您想痛苦的度过,那您就去算命。这是我为什么既不给别人算命,也不找别人给自己算命的原因。

很多人找我算命,还有很多人问,我们会员中有很多算命的高手,希望我给他介绍一个。因为我主要研究道教,我认识很多的道长,前一段时间,有一个北京的朋友问我,能不能给他介绍一位高道,他要修道。最后我拒绝了他,我明确地告诉他,这个事我办不到。他问我,这个道可学不可学,可信不可信,我说可信,也可学,那您为什么不能给我找个高道,我说道可信,但是修道的人并不一定可信。很多人问我,你信不信《周易》算卦、算命这一套术数,我说我信,我最相信了,因为我信命呀!孔老夫子也玩这个,朱熹也玩这个,历代儒生都喜欢玩这个,我怎么会不信呢?我虽然信算卦、算命这套术数,但是我不信那些算卦、算命的人。啥意思呢?道教能从汉末到现在存在两千多年,它必定有它自己的价值,必然是中国传统文化非常重要的且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所以它其中是有精华的,是有好东西的,所以我们不能否定道教,也不能否定道的存在。但是,今天的道士就不好说了,有没有高道就不一定了。《周易》也是一样,《周易》的术数也很好,但是真正算的准的人有没有呀?在我看来不多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不给别人算命,也不找人给自己算命。

那么接下来我想说的是,提到命这个问题,命可以不可以改变?若命不可以改变,我们是不是只能认命呢?按照中国传统文化中过去的观点,命是可以改的,改命的方式有两种:第一种改命的方式是修道,当然也不一定只是修道,修佛、修德也能够改命。我举个例子。历史上记载的,是真的假的我不知道。全真七子里面的马钰,当年46岁的时候找人算了一卦,寿命是48岁,马钰有万贯家财,当时号称“马半州”,又有贤子孝孙,非常留恋人世间的生活,当他知道自己只有两年的寿命时,非常颓废,就想要去改命,最后他通过修道的方式,活了60多岁,多活了十几年。道教认为,“我命在我不在天”,所以通过道教的修炼方式,至少理论上可以改变命运,但是实际上有没有改变,我不知道。在这里我实话实说,有可能有人真的改变了命运,只是我不知道。第二种改命的方式是修德。我们知道有本书叫《了凡四训》,现在社会上流传的非常广,书的作者是明代人袁了凡。袁了凡年青的时候,遇到一个姓孔的术士,给他算了一卦,告诉他哪一年可以考上科举,官可以做到哪一步,而且还特别强调他的寿命是53岁,命中注定没有孩子。袁了凡一开始半信半疑,后来他去考科举,结果和这个术士说的完全一致,他开始信了。这对他的人生产生了很大影响,当他知道自己53岁就会死掉,他的心态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。再到后来,他遇到一个云谷禅师,告诉他命是可以改的,怎么改呢?做好事,积功累德,并给他了一本《功过格》,每天把自己做的好事记下来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改变命运。最后,袁了凡通过做好事的方式真的改了命,不但他的寿命改了,而且还生了一个儿子,官职也不断提升。所以我说,至少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,改命的方式有两种,一个是修道,一个是修德。

我们既然知道这两种改命的方式,那更不需要算命了,我们去按照这两种方式做就行了,还需要算什么命呀?所以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更不需要算命。我们修道,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的。按照道教的说法,修道的人如在刀锋上行走,需要发奋努力,需要满足苛刻的条件,有时候甚至会有生命危险,并不是想修就可以修的。而且在道教中,不是徒弟找师父,而是师父找徒弟。师父不去找您,您去硬找师父,那您找一辈子也不一定找到,都是师父觉得您是个修道的材料,才来想方设法找您。所以,对于我们一般人来说,通过修道来改变命,这条路不好走。但修德的道路可以走,不管您的命是什么样的,只要坚信一点,修德可以改命,通过多做好事可以改变命运,我觉得这一点,我们可以去实践,可以去努力,每个人都可以做到。今天上午的时候,我们颜会长讲到了生活易学,我们要做一个生活易学的实践者,我们就要在生活中不断地去做好事,这才真正符合《周易》的精神。我们应该坚信,不管我们的命运是什么,只要不断地做好事,不断地帮助他人,那就一定可以改变命运,使自己的命运越来越好。我坚信这一点。

我这里要再次强调一下,我们在座的都是一些易学实践者,我刚才说了,我是一个《周易》术数的外行,我真的不懂《周易》。但是,我想作为外行,谈谈周易占筮这个问题。大家都是内行,中国人经常说,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。您在其中未必能看清,我一个局外人说的话,对《周易》占筮的理解,可能会对大家有不一样的启发。

就大家作为易学实践者来说,我们算卦追求的一个目标就是算得准,算十卦十准,算百卦百准,这是我们追求的最高目标。但是,我们大家扪心自问,谁做到了这一步?估计很少人能做到。在我认识的朋友里面,大家知道,有几类人是比较麻烦的,这几类人总是认为自己天下第一。第一类是练丹道的,即修炼内丹的,这些人都认为老子天下第一,我炼丹的水平最高,别人都不行,就我行,道教中有很多这样的人。第二类就是研究术数的,无论是八字命理、奇门遁甲,还是紫薇斗数、纳甲筮法,他研究什么就认为在这方面自己是天下第一。我们很多会员也有这样的毛病,这是不行的。另外,还有一种就是练武术的,也有这种毛病,总是认为自己练的最好,别人都不如自己,经常通过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。我们颜会长说了,我们山东周易研究会有一个重要的责任,我们要改变易学工作者在社会上的形象,告诉别人,我们不是搞迷信,我们不是骗人的,我们不要给人留下这样一个印象,否则我们易学工作者就得不到社会的认可。我们怎么改变形象?首先要提升我们自身的素质。

我举一个例子。我上大学的时候练武术,有一年在济南趵突泉附近,当时济南陈式太极拳盛行,洪均生的弟子特别多,有在趵突泉教拳的,有在英雄山教拳的。有一次我没什么事,就在趵突泉西门那里看练太极拳的,这个人也是洪均生的弟子。他在练,我一直在看。后来就想和他交流一下,因为喜欢武术,就跟他聊了几句。我说老师您好,您练的很好,我也喜欢这个,我经常去英雄山看人家练拳。他说,英雄山那个教拳的是我师弟,他哪能行呢?他不是洪老师的正宗徒弟呀?我才是正宗徒弟,他那一套不行。我一听他这么说,我就走了,一句话也没再说。为什么呢?我知道,他不行。一个人,不管他干什么,当他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的时候,那么他最差,他还没有入门呢!我们中国人经常讲一句话,“学然后知不足”(《礼记·学记》),我们做学问的人对这句都深有体会。我刚刚编了一本书,今天上午我在下边听讲的时候,有一个道长给我发了一个短信,告诉我从我的书的目录上找出了十余处错误,吓得我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,赶紧跑到房间去翻那本书,我要找到到底错在哪里,但我没有找到。后来搞清楚了,书出了以后,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的公众号推出了一个介绍,介绍是我发的材料,但是我发材料的时候,《目录》是繁体字,但用的时候转成了简体字,因此出了十余处错误。明白了这个缘由,我才放心。这个书花了几十万,我校对了六七遍,若是出了很多错,那我就丢大人了。做学问就是这样,出了一处错就很内疚,错了一个字就很难受。初做学问的人,总是要经过这样一个过程:刚开始的时候,觉得自己啥都懂,觉得自己儒、释、道皆通,随着研究的深入,“学然后知不足”,才知道自己过去的想法是多么可笑。我们研究易学也是这样,要明白“学然后知不足”的道理,我们都要反思一下,自己是不是也认为自己天下第一,有没有这样的毛病?易道广大,贯通天地人三才,谁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?孔子曾经说过,“君子有三畏,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”(《论语·季氏》)“无知者无畏”,人一定要有所敬畏,不能动不动就认为自己天下第一。正确的做法应该是,越学越觉得自己不行,这就是“学然后知不足”,无论学什么东西,当您觉着自己天下第一了,那您也就到头了,当您需要通过贬低别人才能抬高自己的时候,这正显示出您的不行。

我经常这么想,既然我们从事易学这个工作,我们怎样才能做到预测的准呢?我简单谈谈我的看法。在我看来,《周易》术数,算卦、算命的方式有很多种,刚才我举了例子,作为预测的方法,有人用奇门遁甲,有人用八字命理,有人用大衍筮法,有人用梅花易数,各种方法都有,我想各位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,都有自己的心得和体会。但这些方法都可以算准,同时又都可以算不准。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。因为我练武术,所以从武术角度来说。我们练内家拳,太极拳,八卦掌,八极拳,形意拳,各种各样的内家拳都有,太极拳的架子有陈氏的,有吴氏的,有武氏的,有孙氏的,各种各样的架子都有。但是都可以练出功夫。条条大路通罗马。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?我们刚才提到的太极拳的那些种类,架子都是不一样的,形意拳的练法和八卦掌的练法差异也很大,但是最后都可以练出内功。这说明什么问题?说明架子不重要,出不出内功不在架子。以前练拳的时候有一个师弟,身体素质特别好,开胯开的四平八稳,比我好多了,练的也特别刻苦,但是练了四五年就是不出功,老师拍照片的时候经常找他,因为他架子做的最标准。问题出在哪里呢?我们先想一想,练内家拳和体育运动有啥差别?内家拳可以练出功夫,体育运动不能练出功夫,打篮球为什么不出功夫?跑步为什么不能出功夫?散步要是可以出功夫,那么中国人全是武林高手了。为什么不能呢?他们之间的差别是什么呢?从表面上看都是在运动,我理解的是,这不是运动的错,从表面上看实际上都差不多,关键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去运动。运动的形式不重要,运动的心态才重要。练武术的时候和散步的时候心态不同,所以练武术出功夫,散步不出功夫。那些架子、样子、式子、套路并不是最根本的。我们把理论用在占筮上,占筮追寻的目标,就是通过偶然性的因素来把握必然。我们算命,就是通过偶然来算命,所以我们起卦的方式很多情况下都是偶然的。梅花易数不用说,处处是偶然。六爻,我们摇钱,第一次准,第二次不准,第三次更不准。您拿着铜钱,要是命中注定的话,第一次摇出来的卦和第二次第三次都一样才对,为什么不一样呢?有人解释是因为第一次摇是心诚的,第二次第三次或者多次摇就不心诚了。但我觉得不是这样,这个东西就是偶然。每次的结果未必一样,这就是偶然,关键是我们如何突破偶然性的因素而找到其中的必然。

就像刚才说的练内家拳一样,算卦、算命的方式也有很多种,都可以算得准。我认识一个看香火的,他根本就不需要推演,点上香,只看看香火就可以说的很准。也有的人连香火也不用看,就可以说准。原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道长,他就说得很准,找他看事的人很多,排队排的很长。为什么那么多人找他呢?单单只是因为他是中国道教协会的会长吗?我想不全是,主要还是因为他看事看的准。我们山东就有个老板专门去找他,老板早提前准备好了一番说辞,想介绍一下自己,但任会长说,您不要说这些没用的,好多人还在等着呢,您就直接说吧,您想问什么事?这个老板说,我盖了个庙,但在办手续时出了点问题,我想知道什么时候手续可以办下来?任会长闭上眼沉思了一回说,您这个事年底就能解决。老板回来以后就等着,一直等到了12月底还没办下来,急得他团团转,并开始怀疑任会长说的准不准了。最后他这个庙的手续,在12月31日那一天办下来了,所以他对任会长非常崇拜,几乎是奉为神明。当然,这个老板并不只是问了这一件事情,还问一些其他的事,而每一件事任会长说的都很准。按照起卦的程序,我们多长时间可以弄出来?能做到像任会长那样,什么也不需要问,也不需要你介绍什么,直接就说出结果,我们能做到吗?我想我们很难做到,但有的人可以做到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民间有很多这样的人,他不懂任何《周易》的术数,但是他就有预测的能力,有的人还是突然一天就有了这样的能力,从来没有学习过,甚至以前都没有接触过。这说明了什么?这说明我们的术数并不重要,算卦、算命的方式不是最根本的。那最根本的在哪里呢?我给大家说一下我的理解。我们天天算卦,天天算命,天天抱着一本书在那里推演,即使我们研究了一辈子,但谁也不敢说卦卦必准?十卦有五卦准就是高手了。这是为什么?原因其实很简单,就是我们没有弄明白根本,把功夫全用在细枝末节上了,单纯靠推演和经验的积累,我们是不可能做到卦卦必准的,只能是碰运气,碰上了就准,碰不上就不准。那怎么才能卦卦必准呢?既然形式不重要,那关键又在哪里呢?实际上,儒家的经典早就告诉我们了,只是我们没有注意而已。

《中庸》里有两句很重要的话和这个相关。第一句是“至诚前知”。“前知”就是提前知道,也就是能够预测,“至诚前知”就是说,当一个人的心诚到极致,就可以有预测的能力。当年明代大儒王阳明在阳明洞修真的时候,有一天他跟仆人说,今天会有朋友来访,你赶紧准备好酒肉,去山下迎接朋友。那个时候没有电话,也没有微信,王阳明怎么知道那一天会有朋友来访呢?他肯定是猜的,但他猜对了。当他的仆人刚到山下,就碰到了来访的朋友,当得知王阳明让仆人来山下迎接他们,朋友们都感到非常神奇,认为王阳明真的是修炼有成了。等见了王阳明以后,就对他吹捧了一番,但王阳明却说:这并不神秘,只是小小的术法,任何人只要心能静到一定的程度,都可以有提前预知的能力。儒家经典《荀子》中提到,“善易者不占”,既然《周易》是一部占筮之书,那儒者为什么不占呢?结合王阳明的事例,我们可以知道,看来儒者并不是不占,而是不占而占,或者说,其占与我们平时所说的占不同,这就是儒家真正的态度。

另外一句话是“至诚如神”。 我们读《易传》就会发现,《易传》特别强调一个字,这就是“诚”字。除了《易传》之外,在儒家经典中,《中庸》也非常强调“诚”字,其中曾讲到:“诚者,天之道也;诚之者,人之道也。”在《中庸》看来,天道与人道都与“诚”字有关。我们研究《周易》,不就是推演天道以明人事吗?所以这个“诚”字对我们就尤其重要。按照《中庸》的说法,“至诚如神”,“至诚”就是要诚到极致,只要诚到了极致,就会像神明一样,无所不知。我们今天研究《周易》的术数,搞的越来越复杂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,而且还自认为天下第一,而实际上是有点本末倒置和南辕北辙了。我们不明白,其实还有一条更简洁的道路,那就是“至诚之路”。

很多道士不研究术数,他只是修炼,但是他开悟以后,说事说的非常准。问他是怎么做到的?他说就是感应,一下子就感应到了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那么,这是不是太神秘了?其实一点也不神秘。《周易》的术数,算卦、算命也好,看风水也好,我们是要做什么?我们无非是通过当前所掌握的信息,去推出未知信息。那怎样做到卦卦必准呢?我们天天搞术数,搞一辈子也可能做不到卦卦必准,那怎么弄呢?道教告诉我们要修道,儒家告诉我们要修德或修诚,只有通过修道、修德或修诚,才能提升我们的人生境界。我们最高的人生境界就是要达到天人合一,当我们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,天地和我们成为一体,我就是天地,天地就是我,天地间发生的任何事情,我们都可以知道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若拿刀子捅一下手臂,手臂会不会疼?若我们的身体有了问题,或者说有了什么病变,我们会不会感到不舒服?我们为什么能够感知到这些?因为胳膊或者身体和我们是一体的,它们是我们的一部分,它们有任何的变化,我们都会知道。与此同理,当我们达到了天人合一,天地万物成为我们四肢的延伸,我们就可以做到《易传》中所说的与天地合其德,与日月合其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”。到了这个时候,天地间发生的任何事情我们都可以知道,我们就会拥有超越时空的功能,一切术数都成了多余,都可以不用谈了。这才是《周易》占筮的精髓所在。我说的这么复杂,其实道理很简单,我们研究《周易》术数,目的并不在于术数本身,而在于把握大道,只是大部分人采取的都是由术以达道的途径,我这里指点出了另外一条更根本的途径,这就是直指大道,而这条途径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走的途径。我们研究术数研究一辈子,也可能达不到天人合一,一生境界提不上去,想占筮占得准这是不可能的。偶尔算准了,还会损自己的阴德,因为泄露天机呀!只有以求道为目的术数研究,才是正途,明白了这个道理,即使我们能做到十卦算准了六七卦,也没有什么可以沾沾自喜的,更不用说自认为天下第一了。若不明大道,算不准还好,若算准了,就是泄露天机,就会受到反噬,这是何苦呢?自汉代以来,历史上的很多易学大家皆不得善终,我想这就是主要的原因。

《周易》是大道之源,五经之首,《周易》这么厉害,我们学《周易》的人又把自己说的那么神,那我们首先自己反思一下,我们自己过好了没有?我们搞了一辈子《周易》,还在大街上摆摊,您算得准有用吗?有用没用,应该先在自己身上体现一下。颜会长提出要搞生活易学,我们先把自己的生活搞好,我们比别人过得好,过的强,人家就会觉着学这个东西有用。我们研究周易,但生活过的比别人还差,人家怎么会相信我们?我们去给人家老板看事,我们过得还不如人家老板,老板会信我们吗?只要是一位聪明的老板,他都不会信。所以我说,《周易》占筮的精髓、灵魂在于修身,在于积德,在于求道,在于提升我们自己的人生境界,最终达到天人合一。只要我们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,我敢保证,卦卦必准,不用推衍,只凭心灵感应,就会说的准。

我今天的发言就到这里,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!

附:赵卫东教授简介:赵卫东,男,1970年生,山东寿光人。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,主要从事儒家与道家道教研究。主要著作有《丘处机与全真道》《分判与融通:当代新儒家德性与知识关系研究》《谭处端学案》《金元全真道教史论》《王志谨学案》(合著)等。主要社会兼职有:丹道与养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山东周易研究会秘书长,济南市传统文化研究会会长,尼山圣源书院副院长,《全真道研究》《中国古典学》主编等。

免责声明:
版权声明: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蓬莱周易研究会”的文字、图片和视频作品,版权均属蓬莱周易研究会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
已经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蓬莱周易研究会”。
任何企事业媒体或个人对本篇文章有异议,请联系客服电话: 传真: 解决。
相关资讯
·《周易》占筮之我见
·珍 惜 人 生
·传统文化中的无形生有形
·纪念高亨先生诞辰120周年
·大数据下的易学世界化
·中西文化对比视野下的《周易》时间观
·论《葬书》对风水理论建构的意义
·《周易》古经《涣》卦当为发洪水之义
·浅论怎样从八字中看六亲中的父母
·关于阳宅风水的一些看法

精彩推荐
《周易》占筮之我见
珍  惜  人  生
传统文化中的无形生有形
纪念高亨先生诞辰120周年
大数据下的易学世界化
中国蓬莱易道文化论坛暨2020年蓬莱
2020会议庞世明会长致辞
2020会议谭德贵教授讲话
2020会议唱国歌
2020会议范立老师主持会议
热门文章
·蓬莱周易研究会简介
·2017中国蓬莱易友交流联谊会邀请函
·王忠贵老师简介
·联系我们
·大玄空风水实例
·中华七星神数断命简析
·售 书
·《八字揭秘》(连载30)
·吕泽进老师简介
·读《青囊奥语》的一点理解